[field:typename runphp='yes'] if(@me!=''){ } [field:typename runphp='yes'] if(@me!=''){ }

还记得西游降魔?段小姐是菩薩

来源: 作者:《》 人气:   发布时间:2018-03-24 09:23:22
免费推广宣传:注册登陆会员 软文发布微信2861666504
摘要: 這是藏在「西遊•降魔」里的一個梗:驅魔人段小姐對陳玄奘愛到至死不渝,她的真實身份可能是個菩薩。周星馳沒有明說,而是精心設計暗暗掩埋。半隱半現、說而不透的,往...
论坛免费发贴推广| 生财有道网赚兼职| 免费下载有金堂POS机

微信图片_20180324092229.jpg

 這是藏在「西遊•降魔」里的一個梗:驅魔人段小姐對陳玄奘愛到至死不渝,她的真實身份可能是個菩薩。周星馳沒有明說,而是精心設計暗暗掩埋。半隱半現、說而不透的,往往是在心裡藏的很深的真話。

陳玄奘同學手裡一直拿着的那本「兒歌三百首」,被段小姐撕碎了,然後又還給他。等到段小姐為他身死,陳玄奘受到心愛之人慘死之痛,心神里的任督二脈打通,才赫然發現那本「兒歌三百首」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「大日如來真經」,他開始念誦真經,孫悟空看到此時的他驚叫了一聲「如來」,頓時嚇得後退三丈,再也近不了他的身。

 

把撕碎的「兒歌三百首」重新拼成「大日如來真經」的正是段小姐。當段小姐之前把書還給陳玄奘的時候,已經是「大日如來真經」了,只是陳玄奘當時肉眼凡胎粗心大意,沒看出來。觀眾也很難注意到這個細節。當時段小姐還說了句話作為鋪墊,大概是:我也不知道怎麽拚,就大概拚成這樣。放大這個時點的屏幕,書名正是「大日如來真經」。

 

能拚出一本「大日如來真經」,可能只能是菩薩所為。後來陳玄奘把段小姐臨死時給他的戒指,放到了孫悟空頭上,變成了摘不下來的金箍。「西遊記」原著里孫悟空的金箍,正是菩薩給唐僧並要求唐僧給孫悟空戴上的。這又是一個段小姐是菩薩的證據。周星馳埋這個梗,我覺到用心之深,用情之深。

 

段小姐跟陳玄奘的胖師父,基本上一直在唱雙簧。胖師父一直說陳玄奘「還差一點點」。陳玄奘喜歡段小姐,卻不承認,憋着自己不理這個女人,不是真正的看破放下,而是咬斷牙根和血吞,很辛苦,很違心。於是段小姐就追着他不放,一直到為他死,這時陳玄奘才藏不住了,情感如狂浪決堤,悲痛欲絕,他意識到原來男女之愛也是可以不計生死,其中也有真實情意。段小姐這一死,令陳玄奘大徹大悟,原來假裝放下,不是真放下,真實面對自己,才是真放下的基礎。段小姐這一死,也令陳玄奘再無所牽掛,把對段小姐之愛完全融入對眾生之愛。段小姐這一死,算是度化陳同學的臨門一腳。

 

胖師父讓手無縛雞之力的陳玄奘僅僅拿著一本「兒歌三百首」去降伏妖怪,他雖然也真的去了,段小姐一面嘲笑他一面據此認定他是大勇之人,但陳玄奘的內心深處是虛弱的,他對師父兩次表達過懷疑,甚至委屈。段小姐最後真的把「兒歌三百首」拼成了「大日如來真經」,正是印證了師父對陳玄奘的說法:「兒歌三百首」具有真正的威力,它能把人心裡的善呼喚出來,這是真正的驅魔之道。

 

周星馳埋的這個梗,我覺得大概說清楚了。問題是,這個梗本身是不是足夠的有道理?是不是周星馳天馬行空自娛自樂?

 

菩薩會針對不同人的情況來用不同的方法度化他,所以表面上的不同身份比如惡霸、乞丐、老鼠,實際上都可能是菩薩變的,衡量標準是,它自己是不是有那個慈悲和智慧,是不是真的把人給度化了。所以段小姐可能是菩薩是站得住腳的。剩下的問題是「兒歌三百首」跟「大日如來真經」的關係,是不是周星馳亂點鴛鴦譜?

 

「論語」里有這麼一句:子曰:“《詩》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‘思無邪’。”

 

這句話我是這麼理解的,不一定對。《詩》是詩經,紀錄古人生活狀態,比如很有名的一句: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非常美好自然的感覺。孔子說,這些詩用一句話概括:思無邪。詩經對應的是「兒歌三百首」,思無邪,對應的是「自淨其意」。尊者阿難曾說: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」所以我的理解是,孔子的這段邏輯跟周星馳的梗是一個意思,是周星馳借用陳玄奘師父的嘴說出來的:老百姓日常生活裡的樸素的真善美,是最終成道的根。

 

我猜想,周星馳是仔細讀過「論語」的,我感覺,這是一個下功夫做學問的人。其實孔子的學說跟佛法是有相當的契合的。再舉個例子。

 

一個高僧說過一個典故。从前,一個弟子請教他的大德上師:「請您开示一句可以概括所有法要的教言。」其實這樣的人一直都有,今天尤其多,一見師父就说:「我實在太懶、太忙了,你可否給我傳個一生修行的窍诀?短短一句話,靠它就能让我很快成就的,可不可以?」這個上師就說:「當然有。你自己希望怎样,其他眾生也希望那样,就這樣修推己及人吧!」

  

推己及人,就是通常所说的「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」。這也是「論語」中的核心内容。子貢曾問孔子:「有没有一個教言可以終身奉行?」孔子回答:「這就是‘恕’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」這段對話跟上面佛教師徒的對話如出一轍。「恕」是孔子的心法內核,實際上也是佛法的精髓,自他相換的慈悲心。這是孔子與佛法相印的一個明證。比如有個和尚直接說過:欲为真佛,须先从能为真儒始。若于正心诚意,孝友弟恭等,不能操持敦笃。则根基不固,何以学佛。儒之德業學問,實佛之命脈骨髓。

 

說遠了。不一定說的對,也可能說錯了。但願對你有啟發。

 

本文TAGS标签: